您的位置:首页 >> 图片


白领丽人 第八章 牡丹花下倖存的鸟蛋

时间:2018-08-10 我悄悄起身,手扶着一柱擎天的大阳具贴近她的胯下,这位公司里的二龙头,艳冠群芳的圣姑,已被我的舌功挑逗得像一滩水似的瘫在她的大办公椅上,两条雪白浑圆匀称的大腿无力的下垂分张,细如凝脂的两胯交界处是一丛贲起如丘的浓密黑森林,一道粉嫩焉红的花瓣若隐若现,看得人心脏都要跳出口腔了。
  我深吸一口气,抑制着内心澎湃的欲浪,将我那已经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触碰到她胯下已经油滑湿润的花瓣,龟头的肉冠顺着那两片嫩红的花瓣缝隙上下的研磨,一滴晶莹浓稠的蜜汁由粉艳鲜红的肉缝中溢出,我的大龟头就在这时趁着又滑又腻的蜜汁淫液,撑开了她的鲜嫩粉红的花瓣往里挺进,感觉上我那肿胀的大龟头被一层柔嫩的肉圈紧密的包夹住。
  大概有生以来,内心深处的情慾之弦从未被人挑起过,艳绝天人的唐小姐那双醉人而神秘灵动的猫眼此时半瞇着,长而微挑睫毛上下轻颤,如维纳斯般的光润鼻端微见汗泽,鼻翼开合,弧线优美的柔唇微张轻喘,如芷兰般的幽香如春风般袭在我的脸上。
  我那颗本已悸动如鼓的心被她的情慾之弦抽打得血脉贲张,胯下充血盈满,胀成紫红色的大龟头肉冠将她那阴埠贲起处的浓密黑丛中充满蜜汁的粉嫩花瓣撑得油光水亮。
  可能是未经人事的处女幽径首次与男人的阳具如此亲蜜的接触,强烈的刺激使她在轻哼娇喘中,纤细的柳腰本能的轻微摆动,似迎还拒,嫩滑的花瓣在颤抖中收放,好似啜吮着我肉冠上的马眼,敏感的肉冠稜线被她粉嫩的花瓣轻咬扣夹,加上我胯间的大腿紧贴着她胯下雪白如凝脂的大腿根部肌肤,滑腻圆润的熨贴,舒爽得我汗毛孔齐张。
  我开始轻轻挺动下身,大龟头在她的处女幽径口进出研磨着,肉冠的稜沟刮得她柔嫩的花瓣如春花绽放般的吞吐,翻进翻出。
  她开始细巧的呻吟,如梦的猫眼半睁半闭间水光晶莹。这时我感受到插入她处女美穴不到一寸的大龟头突然被她阴道的嫩肉紧缩包夹,被她子宫深处流出的一股热流浸淫得暖呼呼柔腻腻的,使得她与我生殖器的交接处更加湿滑,我将臀部轻顶,大龟头又深入了几分,清晰的感觉到肉冠已经顶住了一层薄薄的肉膜,那是她的处女膜,这时只要我再使三分劲,身下这位美得令人目眩神迷的公司圣姑保持了二十几年的贞操就要坏在我这个小工友手上了。如此佳人,百年难逢,我一定要好好的享用,挑逗到她求我为她破宫方显出我「能干」的天赋,因此我并不急于突入她的幽径,伸出一指到两人相贴的胯间,轻轻揉弄着她花瓣上方已经膨胀得硬如肉球的细嫩肉芽,受此致命的挑逗触摸,她与我蜜实相贴的大腿根部立即反射性的开始抽搐。
  「呃~不要这样……你手拿开……放过我……求你……呃……好舒服……别这样……呃……我受不了……呃啊……」
  她的纤嫩手指死命的抓着我轻揉她肉芽的手指,却移动不了分毫,而她诱人的柔唇这时因受不了下身的酥麻微微张开呻吟娇喘,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再不迟疑,将我的嘴覆盖在她柔嫩的唇瓣上,在我舌间突破她那两片柔腻的芬芳之时,一股香津玉液立即灌入了我的口中,她柔滑的舌尖却畏怯的闪躲着我那灵舌的搜寻,她的头部开始摇摆,如丝的浓黑秀髮搔得我脸颊麻痒难当,我忍不住用手扶住她的头深吻探寻,没想到在我终于找到她的柔滑嫩舌,深深吸啜之时,她那对醉人的猫眼突然张开看着我,水光盈盈中闪动着让人摸不透的晶莹。
  在深深的蜜吻中,我感觉到她抬起了一条腿,骨肉匀称的小腿上薄如蚕翼的丝袜磨擦着我的赤裸的腿肌,她的胯间已因小腿的抬起而大开,使我清楚的看到她胯下粉红色的花瓣肉套肉似紧箍着我龟头肉冠上的稜沟,我兴奋的以为她暗示我大胆的突破,当我正要挺动下体将大龟头深入她的幽径为她打开禁忌之门时,突然小腹传来剧痛,她抬起到胸际的高跟鞋狠狠的踹了我一记,尖细的鞋根像利椎般刺在我阳具上方的耻骨上,疼得我闷哼出声,正欲深处刺破她处女薄膜的粗大龟头在剎那间滑出了她紧小湿滑的嫩红花瓣。
  唐小姐拉下了她被掀起的黑绒迷你窄裙,令人迷醉贲起的小丘黑森林在裙摆下消逝。她一言不发,那对令人做梦的猫眼冷澈如冰的看着抱着小腹疼得冷汗涔涔的我。
  「呃哼~你……不愿意就说一声,为什么要……呃……」
  「我没有踢中你那两个蛋蛋,已经是你天大的运气了……」
  蛋蛋?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可爱的形容词!我赶紧用手护着我那两个宝贝蛋蛋,再将那根不识时务,现在还昂首硬挺的大屌塞入工作裤中。
  她并不催促,冷静的看我打点好了,伸手指向门口,吐出的话语有如冰渣子。
  「请你出去,到会计部领你这两天的工资,今后你只要跨入公司一步,我就立刻报警抓你!」
  由刚才的欲拒还迎,到现在的形同陌路,这位美艳无方的尤物翻脸跟翻书一样,这时我真的后悔刚才为什么只顾卖弄我能干的天赋,而不一桿到底,先将这朵奇花开苞再让她领教我的「能干」。
  「唐小姐!你的意思是……我被开除了?」
  她那对猫眼这时又恢复了令人迷醉的柔媚,而那张刚才差点被我吻破的嫣柔红唇吐出的却是绝无转圜余地的冰冷话语。
  「是的!你被开除了……现在请你出去!」
  「如果我说,以后再也不侵犯你,我是不是可以留下来?」
  「我决定的事情从来没有更改过,你别再说了,出去!」
  好冰,好冷,她说完后不再看我,拉了一下有点凌乱的衣襟,正襟危坐开始翻捲宗办公。
  我悄悄的由裤子口袋中拿出一台掌上形录音机,倒带后按下了拨放钮。
  「呃~不要这样……你手拿开……放过我……求你……呃……好舒服……别这样……呃……我受不了……呃啊……」
  正在翻动文件的她听到录音机传出刚才她被挑逗时传出的淫慾之声,为之一惊,猛然抬头,看到她脸孔剎那间变得煞白无血,我内心有些微的不忍,可是为了我的「淫乱公司,干遍美女」的大计,我只好硬起心肠,毫不迴避的与她那对愤怒中带着无比怨毒的猫眼对视,在她的怒视下,我好像变成一只大老鼠。
  「你真卑鄙!」
  「对不起!不好意思,因为我是到处受人欺侮的小可怜,每次挨打挨骂到处喊冤都没人相信,所以我就随身带了这个袖珍录音机,没想到刚才不小心录下了您的叫声,真的不好意思,我在这儿向您陪礼道歉,对不起……对不起……」
  我对脸色白得像纸一样的唐小姐打躬作揖嘻皮笑脸的陪罪,暗中手指拨弄,那录音机又发出唐小姐醉人的淫声。
  「求你……呃……好舒服……别这样……呃……我受不了……呃啊……」
  唐小姐原本煞白的脸孔再度被淫秽的录音刺激得满脸紽红,长髮好似无风自动,醉人的猫眼露怒噬老鼠时的野性,如果她的眼神可以杀人的话,我相信我现在已经死一万次了。
  奇怪?看到她愤怒的野性,我内心没来由的一阵亢奋,再听到录音机中她的呻吟婉转,裤裆里才刚沉寂下来的阳具突然变得坚挺无比。
  「你别这样……放手……呃……舒服……别摸我那里……我呃……」
  可能她看到我眼中突发的情慾……也可能发现了我裤裆被撑起的帐篷,她眼神由惊悸中化为无奈,情绪由极怒中转变为冷凝,依稀,似乎她醉人的猫眼中欲芒闪现了一下。
  「啊!对不起,这个录音机不听话,怎么又播出您的声音,不过说真的,您的声音真好听,任何男人听了都会想……我还是关上它好了……」
  我说着对一时不知所措的唐小姐陪着笑脸,关上了录音机。
  「李望星!你想威胁我?」
  「唐小姐!老天爷借给我胆子,我也不敢成胁您,我是说,如果我才做两天就被您开除了,一定有很多人想知道原因,那个时候,我自己用嘴说只怕他们不信,只要放这卷录音带给他们听,他们就知道是我冒犯了唐小姐,对唐小姐做下了下流的事情,活该被开除,说不定还人人喊打呢!」
  唐小姐被我一番无赖无耻的话说得火冒三丈却又无可奈何。
  「好!算你狠,你可以留下,可是……从现在开始,你不准再进懂事长办公室一步!」
  人要见好就收,只要她让我留在公司,还怕以后没有「做为」吗?
  「我不进董事长室,那董事长室谁来清洁打扫?」
  「这个不用你操心,现在请你出去!」
  「是!」
  我拿起桌上那个石美女与我大干时我刻意留下的珍珠耳环。
  「唐小姐!我一定尽快查出是那两位胆大包天的狗男女在你桌上打炮!到时要他们好看……」
  她听了我粗鄙的用词,瓜子嫩脸上红晕一现,不再理会我,低头假装专注的看着文件。
  在我打开董事长室门,转身关门的一剎那,我由门缝中发现坐在古典办公桌后的她正抬头看着我,四目相对,她眼神中有点儿怔忡,发现我看她,立即垂下头埋首工作。
  哈!有意思了,男人离去的时候,女人只要盯着男人的背影看,就……有意思了!
  我关上董事长室门,靠在门口回味着刚才未尽的破处之旅,舌尖上似乎还留有她那甘甜处女穴中的芬芳,想到国父孙中山的话:「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须努力!」。
  这时一阵高跟鞋声传来,一身粉红OL服的唐小姐的秘书周璐捧着卷宗走过来,坐在董事事长办公室外的秘书室隔间中,看到这位无论髮式妆扮都倣傚唐小姐的秘书,除了那对不时对我闪现寒芒的凤眼与唐小姐的醉人猫眼不同之外,胸前那对约32C的肉球也比唐小姐稍逊一筹,至于那纤细的腰身及短裙下那双修长白晰的美腿,可不输唐小姐,尤其是润圆无瑕的大腿及匀称的小腿在粉红色裙摆称托下,更显得柔腻光滑,让人看了忍不住想摸一把。
  我正在想入非非之际,被周璐那对修长凤眼扫过来的凌厉眼神吓了一跳。
  「哦!对不起,你眼睛真美……」
  「哼!」
  清纯中透着冶艳的周璐冷哼一声坐下,似乎再多看我一眼就会呕吐一样,那表情真叫气人。
  「李望星!」
  张班长的山东腔惊醒了我,转头看到的却是张班长诚惶诚恐的表情。
  「李望星!唐小姐刚才找你进办公室谈了这么久,是不是交待你什么重要事情?」
  张班长问我话的时候,我发现美秘书周璐虽然不看我们,可以却撩了一下她那像瀑布般的长髮,微微偏头,想必是在偷听。
  「也没什么!唐小姐端了杯咖啡请我喝,说像我这种人才打扫董事长办公室未免太委屈了,说以后董事长办公室不用我打扫了,还托我帮她办件重要的事情……」
  听到我胡说八道的话,周璐似乎一怔,大概是没想到唐小姐会如此重视我吧!而张班长的眼珠子则变得跟牛软蛋一样大。
  「呵呵~李望星!望星啊~你一进公司我就看得出你以前是干大事儿的,果然才不到两天,唐小姐就请你喝咖啡,托你办事了……唐小姐这叫做……独什么……独具慧眼!」
  说着张班长陪着笑脸把满口大蒜味的臭嘴凑过来,摆出他自认最可爱的表情,神神秘秘的。
  「哦~望星啊~唐小姐托你办的是什么事啊?」
  张班长由惊詑变为无比的巴结,好像见到了祖宗,而周璐则停止了电脑前的打字动作,侧耳倾听,我要不好好吓他们两个一下,实在对不起自己。
  「唐小姐托我办的事是公司最重要的机密大事……在我喝完咖啡走的时候,她拉住我说……望星啊~这件事情关係到我往后的做法,还有公司的前途,你不能跟任何人说,只要你办成了这件事,我立刻升你当经理,以后你有什么事可以直接向我报告,连谢总的脸色你都可以不必看!」
  张班长听完我的话,表情由巴结突然变成怒目而视。
  「你胡说!唐小姐才不可能会拉你的手,李望星!想不到你胆上生毛竟敢骗我,我看你是活腻了……」
  而那边偷听的周璐则撇撇嘴,想必也认为我在鬼扯蛋。
  「她就是拉了我的手,叫我别委屈打扫她的办公室,你不信去问她,我帮你敲门!」
  我说着转身就要去敲门,张班长立刻紧张的把我拉开,看一眼董事长办公室大门,好像看到皇帝老爷的金銮殿一样敬畏。我则是一脸无辜不服气的还对周璐叫着。
  「周小姐!班长不信我的话,请你帮我CALL一下唐小姐,我要唐小姐当面告诉他!」
  周璐见我说的理直气壮,冷澈的凤眼中怔了一下,表情由听他在放屁变成没想到这小子居然会被唐小姐赏识。
  「周小姐!麻烦你CALL……」
  张班长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冲到周璐桌前打躬作揖又转回来对我陪笑脸。
  「别别打扰唐小姐……我……我信我信……可是,今后你不打扫唐小姐的办公室,阿吉婶的伤还没好,以后谁打扫董事长办公室?」
  「你自己去问唐小姐,她不肯帮我CALL唐小姐,我自己来帮你敲门!」
  我说着又转身要去敲门,张班长急得冷汗直冒,使命拉着我,董事长办公室大门突然打开,表情冷漠的唐小姐站在门口,冷然看着在门口拉扯的两个大男人。
  「张班长!」
  「哦是!唐小姐有什么吩咐?」
  张班长两腿併拢,撅着屁股站的毕直,只差没有举手敬礼。
  「从明天开始,董事长办公室由你负责打扫……」
  「是!」
  在张班长如奉纶音躬身答应之时,我在一旁笑咪咪的看着冷艳无双的唐小姐,观赏着她胸前饱满高耸的乳房托出领口开叉处如凝脂般的雪白肌肤,心里后悔刚才在办公室内只顾享受她的芳唇,却忘了品嚐她傲人的双峰,相信她胸前那两粒葡萄一定珠圆玉润,美味无伦。
  唐小姐发现了我像是要一口吞了她的眼神,闷哼一声,转身关上办公室门。
  「呵呵~望星啊!我刚才是跟你开玩笑的,其实我从头开始就相信唐小姐会提拔你,像你这种一表人才又大学毕业的年轻人,真是百年难见!」
  去你的百年难见,这张班长如果去参加拍马屁大赛,肯定是冠军!
  在我转身离开董事长办公室门口之时,我的目光与周璐冷澈的凤眼交会而过,人说想知道人家心里在想什么,先看对方的眼睛。虽然只是一瞥,我已经由周璐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欣赏。
  之后一整天,我还是忙进忙出做些倒垃圾洒扫的工作,当张班长问起我唐小姐不是托我办机密大事,怎么还在做这些下等事时,我则神秘兮兮的回答说,唐小姐托的机密大事必须在公司明察暗访,我这是微服出巡,他要是再问,我就告诉唐小姐,吓得他点头如捣蒜,对我敬畏有加。
  这一天中,每次我经过昨夜还在我身上淫声浪叫四肢交缠的石美女办公桌时,她表情那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简直可以得贞节牌坊。而每当经过公司大门柜檯时,看到昨天被我开苞却被她那位诱人的二姊打散的周晓琳,那对绕着我转来转去的幽怨眼神,我内心就没来由的一阵惭愧。
  唐小姐在什么时候离开公司我不知道,正自有点伥然若失的时候,发现她的秘书周璐正在加班,虽然张班长现在对我敬若神明,可是因为我是明察暗访的钦差大臣,表面上还是他的下属,得做服务员卑微的工作。在张班长巴结告罪的下班离去之后,剩下我这位服务员守在公司,等待这位清纯中透着无比冶艳的大秘书周璐下班,好关公司大门。
  我坐离周璐秘书室旁的办公椅上,看着加班的周璐侧影,可能她坐得太久了,只见她那浑圆修长的美腿交叉搭着,小腿下的粉红色高跟鞋轻微的摆动,粉红短裙因而又向上升了一寸,裙摆间露出一大截雪白如玉的大腿,看得我心里七上八下,血流加速,胯间似乎有东西在蠢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