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甘蔗林裏的公公与媳妇

时间:2018-06-24 阿明,不要去了好不好要不,我也要跟你去。不行,你也去了,爹和小弟怎么办,家裏没有一个女人也不成的。
  结婚一年的阿明和妻子小娟在房间裏谈论着出门打工的事。阿明有一个46岁的爹和一个18岁在读高中的弟弟,他娘在两年前因病去世了,一年前,他爹叫人给阿明介绍了邻近二村的小娟结了婚,小俩口生活甜甜蜜蜜的好不令人羡慕。几天前,爹爹说家裏的农活并不太多,要阿明去南方打工赚钱养家。
  我们才刚结婚不久,现在就要离开,那我如果想你了怎么办你个小骚货,是想我的家伙还是想我的人哪,小骚货。
  嗯,你笑我,我不来了了。你个小骚货,明天我就要去打工了,可有两三个月的时间不能操你的穴了,今晚我可要好好的干你,我要把你干得向我求饶。你今晚要搞死了你。
  我才不怕你呢——,反正明天你要去了,我也要有好几个月不能挨操了,谁怕谁呀。
  阿明摸着小娟的身体,喘着粗气,慢慢地解开钮扣。农村的女人还不大习惯戴胸罩,一打开,就露出了两个鼓鼓的大奶子,阿明马上把嘴凑了上去,轻咬着,左手滑下腰,褪下她的长裤,探进三角禁区。
  嗯,阿明,痒痒小骚货,你不是很喜欢嘛。
  嗯,快点儿了,痒死了快点儿吗。
  阿明迅速地除去小娟最后的障碍物。一具惹火的身材,阿明的下身也迅速的鼓起,三角禁区的几株杂草,冽开着一条小溪,下流着欲望的淫水,蛤口一张一合的,仿佛在叫嚷着阿明的鸡巴。
  啊——啊——嗯,快点儿,快,快——,嗯——啊——啊
  阿明迅速脱下在自己身上的衣物,露出那条大肉棒,一翘一翘的,欲火上涨,青筋鼓涨。他把大鸡巴狠狠地插进小娟的阴道内。
  啊——啊——好舒服,啊——啊——,阿明,用力,再用一点力,啊啊——啊——阿明听着小娟的叫床声,积极地向裏挺进。
  房间窗户的那一头,阿明他爹的房间裏,阿明老爹正通过墙壁上的一个洞,向这边张望。他脱下了裤子正用力滑动他的肉棒,搓挤着无法发洩的欲火。阿明的打工,本就是老头为了下一步的欲望而作的步骤,只有先把自己的儿子支开,才有可能得到这惹火的媳妇。
  只见阿明那根大阳具在小娟的阴户来回上挺,速度越快,沉沉的传来沽滋沽滋的声音,小娟的呻吟闷声也越来越大,小娟身微微摇晃身躯,双手紧紧搂住阿明的脖子,嘴裏模模糊糊地哼着:啊啊……嗯…嗯,阿明,你真行,嗯……不要停,用力……快用力,我要你…`啊……
  伴随着小娟的淫叫声,阿明把小娟的身体拖向床沿。小娟的一双玉腿被放在了阿明的肩上,阿明用力的狠狠抽插着。虽然是平躺在床上,小娟的奶子仍然很坚挺,随着阿明的一次次冲击,波涛汹涌着。
  阿明将小娟的腿放下,又压了下去。他的臀部上下俯动,小娟长髮淩乱头枕在一边,眼微闭,不住的哼哼,双腿交叉放在阿明的臀部上,随着阿明的起伏,身体有节奏的向上迎凑着……
  突然,小娟叫出了奇怪的声音:喔……顶…顶到花心了…啊……嗯……啊啊………噢……
  阿明儿狠狠地向下挺着,看见小娟的股间的肛门一缩一缩的,知道她的高潮快要到了,粗喘着气向猛抽:小骚货……把我的…我的鸡巴…夹…夹得……好`…好爽……叼喔……看我怎么……怎么干你……你…你个小……小浪蹄子………
  阿明他爹在外面看得欲火上烧,浓白的精液喷到墙壁上,满手都是。
  小娟……娟…你夹得真紧……`喔……
  噢……要………要…丢了……啊…阿明…你真行……啊……丢了…`屋裏传来了阵阵沽滋沽滋的声音,阿明忽然喊了:要……射了…射`射了…………
  阿明奋力一挺,软软地趴在小娟的身上。
  赶快……射……射……全部…都…射进…`裏面…面……快…`小娟紧紧抱住阿明,腰部不住地上下套弄。
  小娟的阴道沖进阿明浓浓的乳精液,热烘烘的,全身痉挛抽紧。两人抱在一起不停地喘息,小娟的屁眼也一阵一阵的收缩着,刚才的高潮还没有消退。
  老爹在房间裏喷出了第二次浓精。
  小骚货,……干得你……舒服吗……
  阿明…`你`~~…你好厉害哦…`…以前…怎么没有这么有力…`
  明天就在…去打工了。再不…`猛操你就…没得操了,干得真爽……
  等会儿,我再干你一次,我要把你一次干个够……小浪蹄……
  随着阿明的打工,老爹开始实施他的佔有计划了。要知道老爹对于这个机会,已经熬煞了将近二个多月的时间。那一天,天气酷热,老爹乘凉回家,无意间发现小娟在屋裏,脱了上衣,露出两个丰满的奶子,在那支老电风扇前吹风。整整一年禁欲的老爹一下子呆了,下身马上作出快速反应直直而起,心裏彭彭直跳,跑到厨房喝了一大壶凉水,也禁不住心中沸腾的那股欲望。从此以后,脑中老是那两个浑白圆满的大奶子。整夜无法入睡。
  终于禁不住心中的欲火的煎熬,在墙上开了个小洞,夜裏开始偷窥小俩口的做事,以求满足。哪知,越看心中的那股欲火越燃烧,火热越来越兇猛,终于也无法忍受干枪的折磨,设计了阿明的打工,把媳妇纳入自己的进行範围内。以便更容易实现心中的打算。
  老爹知道媳妇小娟怕热,天气一热,她就会把衣服脱下,让身体凉快。只要创造一个热的环境,就可以很容易的得到那副诱人的身体了,就可以享受那长久以来快要遗忘的滋味了。老伴的死,有一半就是因为老爹的纵欲而折磨出来的。那股旺盛的欲火一经引起,就像火山爆发,一发而不可收拾。
  今天,老爹在阿明打工半个月后的今天,在等小娟出现渴求的时候,终于可以实施心中计画已久的方案了。
  媳妇,你小叔今天要去上学没空。甘蔗又要瓣叶,今天你也同我一起去甘蔗林那去做吧。
  好的,公公,你先去,等我把碗筷洗好后再去。
  好,你等一下,带一水壶水去,今天天气好象太热了,流汗会很厉害,要多带点水,不要中暑了。
  好,等一下我带去。
  那我先去了。小娟收拾好东西,装了一口壶水,也赶到甘蔗林裏去工作了。
  公公,你在哪里水壶我带来了。
  老脸爹应专声出来,假装口渴,喝了一口水。说:媳妇,你在这边做,我去那一头忙。
  好的,公公。
  老爹知道,虽说媳妇怕热,但如果是在公公的在面前脱下衣服,还是不可能的,她会羞耻,就会忍耐而不脱了。所以,必须创造一个无人的环境,这样,她才会无所顾虑的在热的时候脱下,等到突然而来的公公的到来时,已经无法掩饰了,那时,便不会那么羞涩了,那时,也就容易下手了。
  小娟不明老爹心裏的阴谋,已经勤劳的开始干活了。
  天气确实很热,不到半个小时,小娟已经开始有点儿受不了了。心裏想:甘蔗林这么密,外面的人也看不到,除了公公应该没人在了,公公又在那一头,也不会跑来这裏的,而且我也是脱下衣服让风吹一会儿而已,应该没有那么巧的。
  心中想着,便除下了上衣,抖出了那对诱人的白乳,拿着斗笠轻轻摇起了风来。身上凉凉的感觉,真令人舒服。
  早在旁边偷窥的老爹已然明了,机会已经出现了。深吸了一口气,平静一下圆乳带来的冲动,也脱下衣服,剩下一条四角内裤,假装口渴难受的样子,慢慢的走了出来。
  媳妇,水壶在哪呀口渴死了,今天的天气真的是太热了,真热
  小娟一时无法应付,转过身子说:在那裏。
  太累了,坐着休息一会儿,媳妇,你去帮我把水拿来。真是热死了,脱了衣服还是很热,今天的天气真是厉害呀
  小娟一时真的很尴尬,想去拿,上衣又没有穿,露着大奶子,不好,可是公公叫的事不去做,也不孝道。一急不知道要怎么做了。可是公公又像是没有看到自己的尴尬,该如何呢一时呆住了。
  老爹仍旧假装:怎么了,媳妇,还没有拿
  小娟没办法了,又不好跟公公说,公公又在催,只好拿着水壶,走到公公的面前把水递给他。
  老爹装作无意抬头,接过水壶,说:哦,你也把衣服脱下来吹凉了,
  嗯,刚才我看天气很热,所以也把衣服脱了下来了小娟有点儿羞涩的说。
  这样才对,热了就把衣服脱下来凉一凉,累了就要休息一下,不要把自己弄出病来。
  小娟一听,把刚才的尴尬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对公公体贴的一丝感激。老爹趁机说:在这裏会比较热,你可以到那边的草席那裏去,那裏平时有风吹。我就经常在那裏吹风的。老爹用手指着甘蔗空地裏的那张早就布置好的席子。
  真的,我去坐坐看,公公,你也可以一起在那裏乘凉吹风呀。心裏感激的小娟也叫上公公。殊不知这正是老爹渴望的请求。于是,老爹也就顺意同小娟去了。
  一坐在草席上,老爹便和小娟愉快的交谈起来:媳妇,阿明去打工这么久了,你还习惯吧,
  习惯了,
  有时比较重的活儿,累的时候可以叫公公来做,家裏只有你一个女人,如果累倒了,这个家就不成样子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知道吗老爹偷偷的瞄着小娟丰满的胸部,控制住自己越来越冲动不安的语气,缓缓的说着。
  小娟心头涌起一股激动,感动地说:公公,我好的,我会注意的。
  这时,老爹愈来愈控制不住自已了,他猛的向小娟扑去。,一把将小娟压在身下。
  公公,不要这样,你是我公公,这样不行的。求求你了公公。
  老爹这时那裏会把到口的东西放弃媳妇,我看知道你很想和你阿明做那事,你很想了吧,但是阿明不在这裏,我也很久没有做这个了,我也很想做一次,我忍不住了,你就让我干一次吧。
  不行呀公公,你是我公公,这样做的话会让我说让人骂的,会让人瞧不起的,如果被人知道话,那就惨了,我们不可以这样做的,公公,啊,不…不可以的
  没关係,这裏没有人知道的,你就让我干一次,让公公舒服一下,自从你婆婆死了后我一直没有做这种事了,今天你真的让我忍不住了,我一定要干一次,我忍不住了。,
  我们这样会对不起阿明的,他是你的儿子,我是你儿子的老婆,我们不行的,不可以这样做的,公公,你是我公公呀,……不…不…要这样…啊…公公…不要这…样,…不可…以的………
  老爹一边说话一边对小娟发起进攻,他的双手按在媳妇的双乳上用力的搓挤可以的,你不说,…我也不说,没人知道我们做了这事,没有人知道的,
  老爹开始用他那有点粗糙的手按在小娟的丰乳上,轻轻地摸着,慢慢地挤、捏、搓,老爹努力平息自己乱颤的心和轻微抖动的手,控制第一次在儿媳妇胸部的柔软感觉,轻轻、慢慢、缓缓地调逗。
  公公的手在自己的胸部轻轻、慢慢地挤搓,引起小娟已好久不曾出现的性感。
  小娟的挣扎不再那么坚决了,她有些享受地轻轻躺着不动,享受那种阿明的离去便不再出现地性感,那种由于异性的抚摸而传来的阵阵舒服。
  老爹把那略为粗糙的手放在儿媳妇美丽的阴户上,轻轻地挑开儿媳妇的阴毛,慢慢地骚痒。一种快要遗忘的酥麻,从那个黑三角地带慢慢扩散到小娟的全身,小娟舒服地轻轻呼出一口气,心中想着:千万不能产生快感,千万不能。但在心中却又很享受这种感觉。那种在阿明的手抚摸时才出现过的那种快感。
  小娟不再挣扎了,从那裏传来的酥麻,让她软软地感到舒服,已经没有力气回答老爹地话了,即使是简单的嗯,也捨不得出口,深怕一开口就把这种好久以来不曾再有的感觉消失。
  老爹用他的中指探进小娟的小穴,在裏面借机轻轻缓缓地扣抓,用心要调起媳妇将近半个多月来的那种性感。随着老爹的手的挑逗,小娟的身体明显地出现了性感,雪白的,丰满的诱人身躯出现了轻微的抖动,喉头裏也有一股快要出口的呻吟,被压在口腔裏面。
  小娟自己挺开了自己的双腿。裏面露出了鲜红的嫩肉,微微泛着水灾。
  老爹一看到这些,已经知道媳妇开始出现性感,已经有了快感了。心中笃定自己今天一定能够得到媳妇的身躯了,能够获得成功了。那条很久以来都在干搓的鸡巴,今天就能够进入桃源洞,获得滋润了,可以享受那个长久以来在儿子身下的美丽、丰满和身躯了,那具大阳具马上涨满青筋,在那条四角内裤手搭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像一匹拴不住的野马。
  小娟在老爹有预谋的挑逗之下,下身的酥麻感迅速地扩散到了全身,下身那个可爱的,饑渴的地狱,已经氾滥成灾了,那种空虚的渴望也在催眠着她的神志,极需有一根粗大的东西来塞满那空虚,那种渴望在逐步地侵蚀着小娟的神智。从红色的小溪裏流出了缓缓的淫水。
  老爹看到媳妇裏麵粉红的嫩肉裏流出了淫蕩的爱液,心中那股欲火顿时爆发。
  当公公的舌头伸直去的那个时候,小娟感到心中渴望的那种美迅速的充满也小穴,很迅速的蔓延全身,身躯也开始变得性感起来了乳头开始渐渐硬化。淫水随着舌头的伸缩不断地向外流出,慢慢地滴落地面。老爹看得全身血脉贲张,脸上火热热的,忍不住欲火高升,老爹不自主地将四角内裤脱下,露出那条久未滋润的大阳具,青筋暴涨,马眼裏已经流出了透明的欲液,一翘一翘的,正寻找一个湿润的桃源洞。
  老爹终于再也忍不住了,把他那一根炎热的阳具对準小娟的穴口,轻轻地不断摩擦着小娟外露的阴唇,将龟头在她湿湿的穴口四周转动。
  小娟舒服地轻轻喘着气,从全身传来的那股快感,迅速的淹没了小娟的神智。老爹慢慢地挺着阳具向小穴裏面穿探。小娟马上从穴口处感觉到那根大阳具。我会让你舒服的,儿媳妇,我也会很舒服的,说着,老爹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插进小穴裏面,只留俩个卵蛋挂在外面。
  啊……好舒服哦……好美……老爹猛的把下身一沉,把那要大阳具完全插进小穴裏面。
  小娟的声音越来越小不可以的——啊——真的,不可以,公公——不,不行的,啊-哦-好舒服-啊-
  我以前就想干你了,每次你和阿明做事,我都看见了,今天我一定让你很舒服的,儿媳妇。
  哦……啊……喔……啊…喔…小娟不再回答了,她发现她自己其实也很想,很希望老爹的侵犯,不但有快感,还有一种冲破伦理的道德刺激,小娟的小穴因为老爹的一抽一送,发出滋滋地声音,小娟已经完全默认了老爹的姦淫了。嘴裏开始不断地哼着、呻吟着。啊……`啊…喔…`好……
  公公。美……美死…了,再用…`用…`力往裏…`…裏面顶……啊…太好了……喔………
  小娟已经不自禁的摇着头,头髮散乱不堪,哼哼地喘着气。老爹先是慢慢得抽送,小娟的双腿架在他的肩膀上,低头就能看见老爹的鸡巴在下面进进出出,进去的时候能带进小娟那几根较长的阴毛,出来时候,一圈鲜红的肉也跟着出来。小娟开始随着老爹抽送的节奏,使劲的迎合着,当老爹往裏送的时候,小娟就把屁股用力撞了过来。由于屁股上早就沾满了她的淫水,一撞击就发出啪啪啪啪的响声,就像村裏的狗喝水一样。
  老爹见小娟如此兴奋与饑渴的样子,猛烈的抽送起来。
  老爹抽插了一段时间后,把小娟的身子反转过来,想从背后插入阴道。从背后看,小娟的肉缝和两片肉真好看。小娟努力的弓起背,她的屁股真是丰满,又白又嫩,老爹啪啪打了两下,又使劲捏了捏。鸡巴对準小穴,噗兹一声,很乾脆的插了进去,这样插的能格外的深,鸡巴有多长就能进去多长。老爹的手放在小娟的腰处,手往后拖,鸡巴往前沖,就听见噗兹噗兹噗兹的插入声音和啪啪啪啪啪的撞击声,还有小娟啊似哦的叫唤声。
  许是有些累了,老爹躺了下来,让小娟坐到上面。
  小娟把着老爹的大鸡巴,用她的穴套了下来。
  小娟挺起身子,屁股往下一坐,老爹的阴茎就尽根而没于是她就这样骑在老爹的身上,屁股往下,老爹有时候搓着她的奶子,有时候抱住她的腰,帮着她起来,然后狠狠的往他的鸡巴上一摁
  小娟的穴中已经成了汪洋大海了,把老俩人的阴毛都弄得湿的粘糊糊的,老爹的睪丸上也全是水,两人整整干了一个多小时,最后老爹紧紧抱住小娟,下身猛列的抽插着,在最后猛地用力一挺,射出了浓白的火烫的精子。小娟也在这时过到也高潮。双方都下来喘着疯狂后的粗气。
  公公,你真厉害,比阿明还要好,你干得让人家真的很舒服,阿明都没有让我这么舒服过。
  公公已经有两年没有做这事了,两年来我积到现在,才在你身上发洩出来,你知道吗,每当你和阿明在干地时候,我都在隔壁看着,让我真的很难受。
  真的呀我和阿明怎么不知道。
  我只是挖了一个小小的洞,回去我指给你看,你就知道了。刚才我干你干得舒服吗
  嗯,公公你最坏了,你把我骗来做工,是不是早就想好在干我的,是不是
  你现在知道可晚了,你舒服不舒服
  你最坏了,干得人家小穴现在还红红的,有一点痛呢。你都不爱惜人家的,让人这么痛。
  好好,是公公的不对,晚上再让我好好的,轻轻地痛你。
  不来了,不来了,你晚上还要欺负人家。我不来了,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