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天地之间 第七章 过街之鼠

时间:2018-06-26 实验已经进行了一个多月,效果越来越得到有力的验证,我的信心也有了很大的加强。尤其是「龙丸」,基本工艺已经过关,虽然药效没有摇头丸那么刺激强烈,但很能过瘾,我开始了小批量的试制。
  用了三天时间终于生产出100颗让赵志通过他的线去卖,并徵询他效果如何,听赵志讲下线反映吃了的人感觉挺不错的,很有HIGH的感觉,但摇头丸吃了猛喝饮料,所以迪吧喜欢,而这这龙丸吃了以后,在迪吧里却不怎么点饮料,希望解决一下这个问题。
  我仔细对摇头丸和龙丸作了化验对比分析,原来摇头丸里面有种有机磷有毒物质,类似于鼠药里的有机磷毒素,含量不大,吃了以后对神经中枢刺激却特别大,口渴得厉害,这样就会产生猛喝饮料的情形。
  虽然知道这样对人体的伤害会扩大好几倍,但「客户就是上帝」,咱总不能被摇头丸给比下去了,何况我现在在抢它的市场,不仅不能弱于它,还得比它厉害才行。
  于是我咬咬牙,忍住内心良知的煎熬,重新调整了配方,大大加强了这点上的剂量,安排了第二批加强性龙丸的生产,这次的300颗销售情况很理想,听赵志说那边特满意,要求大量生产,而我们这边,低廉的成本卖到了一颗批发价60元,一下赚了一万五、六,我分了八千。
  拿着那厚厚一叠百元大钞,我有些激动,这可是我自己挣来的啊,顿时觉得金钱的大门向自己已经完全敞开,生活也从此充满了金色的阳光魅力,妈的,这有钱的感觉真棒啊。
  当然这一切都静悄悄地进行,飞龙由于雄风胶囊的问题已经陷于半停产状态,工人开始发基本生活费,农村的打工妹们面临何去何从的问题,这和春风得意的我真有天上地下的差异,站在岸上看风起云涌、潮起潮落,我自含笑对苍天的意境。
  这天,由于徐亚丽家老妈身体不好,加上又进入了农忙季节,我扔给她五百元让她带点好药回家探亲,顺便帮家里做点事。
  郭秀英的弟弟来到了江陵市,请她去接,说是想出来打工,我当然不希望他来到厂里看他的姐姐,于是让秀英到城里去看望她的弟弟。晓兰一直想进城买点东西透透气,也闹着要跟着去。
  「秀英,你别顺带把晓兰介绍给你弟弟当对像哦!」我打趣说。
  「你别说,晓兰虽然是单眼皮,但眉清目秀、身材苗条、皮肤白得赛奶油,娇俏温顺的小模样,我家弟弟看了一定喜欢的,不过我弟弟哪里有这样的福气哦。」秀英笑着说。
  晓兰一听,羞红了小脸蛋,我仔细一端详,也是,晓兰这段时间被我骑着干了以后,反而越来越水灵了,看着就招人疼。
  于是一把搂过来,亲了个嘴,「晓兰我儿,今年多大了?」
  「爷真是的,都把人家晓兰那个了,还不知道人家有多大,都19了。」秀英打岔说。
  「等爷再玩几年,找个好人家把你嫁了。」
  「不,我不嫁人。」晓兰羞红了脸说。
  「傻丫头,大姑娘家哪里有不嫁人的,爷到时候给你安排个手术,保证你嫁得安心。」我咬着她的耳朵低声说,晓兰的头埋得更低了。
  我顺手给了晓兰八百元,让她买套好看的衣服穿给我看,秀英说包在她身上,保证我满意。
  中午时分,我第一次发现身边没有人伺候,只好自己来到职工食堂打饭。很久没有来了,来了才发现有点难堪。干部一般在二楼用餐,而普通职工在一楼,我虽然刚被提拔,但认识的厂里干部不多,想了想乾脆还是继续在一楼打饭吧。但排队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有些受奚落,毕竟在全厂工人中自己提拔太快,加上大家好像多少知道了我跟那几朵厂花有一腿的事情。
  人就是这样,越是熟悉的人反而越受嫉妒,远了反而是羡慕,我现在就享受着这种待遇,连吴文远远看着我,也不想过来招呼一下,这让我感觉很受孤立,很是难堪的感觉。
  是啊,自从抛开吴文单干,我们哥俩很久都没有在一起聚了,那些喝酒聊天畅意情怀的岁月恍若隔世,但今天看着他远远地站着,心里没有了温馨的友情,反而是一种如同路人般的淡漠,我们是越走越远了呢。
  正在这个时候,我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飘然来到我的面前,原来是年满十八,高挑甜美、细腰翘乳的傅春花来了,看见春花一来,男工的眼神顿时热辣辣充满了慾望,女工们也有些嫉妒。
  我欺身靠了上去。虽然和她密切接触了一个多月,如今在大庭广众下欣赏的话,还是有惊艳的感觉,毕竟她是厂里多数男工的梦中情人啊。像这样的美女如果出生在城市的话肯定是十分抢手的,会被那些都市小伙子当公主来追、来疼爱,但可惜出生在农村,虽然有身材和美貌,却缺乏都市美女那种自信和气质,不过我想给自己当个贴身俏丫头还是满可以的。气质可以慢慢培养,反正自己有钱,只要她听话就可以把她送到大学深造,想到自己那时候能上这名大学生美女的情景,我的鸡巴顿时硬了。
  想当初春花曾经是我追求的对象呢,头号厂花辜月琴因为太过冷艳反而不如甜美的春花受欢迎,但自己外型又不讨巧,阴冷、没钱,只能眼巴巴看着春花投入了老乡张胜的怀抱。
  这些打工妹笃信「出外靠老乡」的信条,肥水不流外人田,而且张胜是一个比较「阳光」的小伙子,高高大大的,人又豪爽,很讨女孩子的欢心,两人蜜里调油过得开心而滋润。
  只是由于最近厂子不景气,张胜的工资开得很低,而春花面临下岗,才含羞忍辱地参加了我主持的研发室新药实验,不过好在我一直没有突破底线,加上药物有迷幻作用,春花咬牙坚持了下来,不过心里的苦却找不到人诉说。
  打饭窗口开了,人也拥挤起来,我看见今天的傅春花穿件淡兰色乔其纱无袖包臀连衣裙,白色的奶罩带子和内裤边缘清晰可见,光腿上一双白色高跟细带凉鞋,显得性感艳丽异常。
  看着看着突然间我遗忘了周围的人群,觉得好像在自己那间文娱室里,独自一人将春花反逼在墙角任自己宰割的情景,鸡巴顿时硬了起来。于是一时冲动,挤过去用鸡巴有一下没一下地磨她的屁股。美女嫩屁股的滋味挺好的,酥爽嫩滑得让我十分陶醉而享受。这时春花有了察觉,满脸通红,回头一看是我,含羞带臊地想躲开。我哪里肯放,趁人挤紧顶着不放,春花也不好叫出来,娇羞的俏模样让我更加冲动起来。
  突然这时候我感到自己的衣领被人给抓了起来,单薄的身子顿时被提离了地面。我感觉到有些气紧,回头一看,原来遇见了剋星~~春花的男朋友张胜。
  自己他妈怎么就这么背,搞忘了张胜的存在。
  只见这时候张胜怒眼圆睁,恶狠狠地看着自己,像要吃人的感觉,我顿时觉得冷汗直冒,有些打抖。身边开始有人起哄,我的脸顿时通红。记不清后面的详细情景,反正被张胜狠狠辱骂了一顿,说我是淫棍色狼无耻至极,说我想日遍厂骑遍村,说我该撒泡尿照照,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什么的……
  我好像大白天被剥光了衣服似的,真想找个地洞钻。最后,还是上面的干部听见了,下来一看,三五个卡进来想将我们拉开,我在大家的哄笑声中,被张胜给扔出食堂,临走屁股还被不知是谁踹了一脚,真他妈的背。
  回头一看,吴文一直站在边上看笑话,连春花都笑得那样灿烂开心,心里满不是滋味的。
  就这样被当众羞辱,我也没了食慾,没趣地想走回小楼。这时我看见月琴在树荫下的石凳上单独坐着吃饭,吃相特优雅,用小勺子一小口一小口地吃着,这美女吃饭姿势都这么漂亮耐看啊。
  不知怎么的,今天看了月琴觉得特亲切,情不自禁地上前打招呼。月琴看了是我,不冷不热地恩了一声表示回答。
  今天月琴上身是淡紫色无袖紧身衬衣,胸部凸起挺翘,下面是军绿色一步短裙,棕色的小腿修长而挺有型的,白色棉短袜,透明的高跟细带露趾凉鞋,这美女真的是怎么穿怎么动人啊。
  我搭讪着说到自己被张胜欺负,其实我并不想寻求什么同情,只是受了大辱想找个人倾诉一下,寻求点心理安慰而已。
  但月琴的反映相当冷淡,「白秋,作姐的劝你一句,做事别太绝,作人别过分。你对姐还挺客气的,那春花是有男朋友的人了,你看人家老是色迷迷的,何苦呢?你对姐动手动脚的,姐忍了,你身边的郭秀英、徐亚丽,姐是明眼人,就不多说了,你何必把春花和晓兰又牵涉进来。如果真的想那事,姐哪天陪你一次,你也该知足了。」
  月琴说话口气冷冷的,也许她觉得自己这番话已经够意思了,但我听在耳里却满不是滋味,唇枪舌剑地像在羞辱自己,想申辩两句又找不到合适的话说,闹一红脸自己走人完事。
  回到自己的小楼,我简单弄点方便面吃了,上床挺着,想到今天受这么大的羞辱,今后还怎么见人。
  快晚饭时间了,我昏昏沉沉在床上挺着,不想看表。听见下面的门响,好像是秀英她们回来了,我也不想起来,乾脆闭上眼睛养神。
  还是有女人伺候的日子好,厨房里飘过来靓汤的香味,晓兰进来温顺地服侍我起床,等到我在两女慇懃的服侍下用过晚饭,又在一起泡了鸳鸯澡以后,两女让我先在文娱室的沙发上坐着,说请我等一会儿欣赏表演。
  我慢慢地抽着一根中华,品着香醇的味道,感觉着尼古丁渗入我的全身毛孔那种陶醉和过瘾的感觉,看着烟圈缓缓飘起,才觉出做人的滋味。
  等了半晌,随着一阵清脆的高跟鞋声,两名时装模特缓缓走进来,我只觉得眼前一亮。
  今天秀英扎着黑油油的髮髻,黑色的大耳镮,脸上薄施粉黛,露出白皙性感的脖颈套着一条粉红色的纱巾,身上穿的是一套黑色麻纱职业套裙,上面是黑色大方领短袖紧身衬衣,乳房高耸,加上金色的扣饰和腰带扣饰,别緻高雅,下身是包臀短裙,两条粉腿套着渔网纹长筒丝袜,脚上是黑色羊皮细高跟中统靴,戴着黑色网纹钩花手套,全身上下性感妖媚迷人,让我很有些冲动。
  当我再回头看晓兰时,妈的,太爽了,这小浪货今天居然穿了一套海军裙,上身是白色镶蓝条的海军上衣,轻薄的质地可以清晰看见里面鼓突突的奶罩子,下面是白色带褶超短裙,裙摆离膝八寸呢,修长的大腿裹在精緻的棕色长筒丝袜里,下面是双白色羊皮细高跟中统靴,加上头髮修剪成清爽的掩耳短髮学生头,头上娇俏地戴一顶白色海军船形帽,手上也戴着白色网纹钩花手套,这身打扮让我一口气差点没上来。
  晓兰在我的影响下,越来越会打扮,挺有女人味道的,只是略微可惜眼睛秀气但不够大而放电,不过现在这清纯雅致的俏模样也足够爷享受消遣了。
  我品着香茶,让妖艳的黑纱套裙和清纯的海军裙先互相搂着跳一曲,我则欣赏着黑白两双羊皮细高跟中统靴跳动扭摆的浪味,等感觉酝酿得差不多了,再按揉奶摸臀顶胯亲嘴的模式搂着黑纱套裙郭秀英跳了一曲,第二曲以后,几乎多数时间是搂着白色海军裙晓兰跳贴面舞的。
  跳到兴起,就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让身着纯洁的海军套裙和白色高跟靴的谢晓兰跪在面前,掏出鸡巴让她用戴着白色钩花网纹手套的小手托着,顺势侮弄着晓兰那张戴着白色船形帽、梳着学生头、清爽妩媚的俏脸。
  玩够了双腿架在她的肩上夹住她的脑袋,美其名曰「双龙夹凤首」,小脑袋几乎不能动了,这时撬开她的小嘴日进去让她用红舌舔弄着。另外一边则搂抱住黑纱性感娇娃秀英,一手揉着奶子,一手摸着渔网丝袜大腿,还要亲嘴咂舌。玩弄了好一会儿,终于性发射了白色海军裙一嘴,让晓兰吞了。
  两女接着把鸡巴舔硬,然后又将晓兰和秀英弄来马趴着从后面轮流干她们,干一会儿又让两女张嘴咂会儿,秀英吹的时候,还让海军裙晓兰蹬着高跟靴为我扭着屁股跳海军舞,跳到性急处,按翻就日,在海军裙的骚逼里也打了一炮,小兄弟终于安静了下来,脑袋也嗡嗡地想睡觉了。
  第二天,我多少回过点劲来。说真的,想到最近自己的表现,简直是太可怕了,几乎是恶魔的化身。但想到自己仁慈的话哪里有现在的享受,毕竟兜里鼓鼓的钱包,胯下听话的女人是以往做梦都想像不到的。
  如果自己不坏,到那里去找这样穿着白色海军裙、肉色丝袜和白色高跟中统靴、梳着学生头的天仙美女来日啊,何况身边同时还有黑纱包臀短裙的性感淫妇助兴陪日,真的是「男人不坏,女人不爱,男人变态,女人最爱」啊!想到这里,我的心里逐渐平衡了,脸一抹就当不知道,我想彻底忘掉昨天的事情。
  不过,有一句话我始终忘不了,那就是张胜嘲弄我的那句,「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妈的,老子就要自己照照。」我一边看镜子一边想:「咱这形像虽然不怎么光辉,但比起那老赖什么的还是要精神一些嘛,毕竟年轻些,什么天鹅,那傅春花一个乡下丫头那也叫天鹅,老子以后有钱有势,奸个春花算什么,胆大日虎,胆小日鼠,以我的胆子和运气,即使是骑明星睡演员,那也是迟早的事。」
  想到这里,我不禁豪气沖云,但转念一想,现在毕竟自己还在这个厂里,明星演员那是太远的事情,不过自己就要将这嘴边的天鹅生吞活剥了给那几个臭小子看看,气气他们,看看他们的反应。
  八大厂花被自己奸佔了三朵,不过都是小天鹅,这最大的两头还没动,先干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