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小说


强制姊孕-狂姦篇

时间:2018-06-29 破晓的光照了下来,点亮黑暗的室内。昏暗的客厅,依稀可以看到一男一女。只见女子背对男子,圆臀高翘。仔细一看,女子全身都覆满的精液。不管是屁股、腰、背部、乳房、颈子还是脸颊,无一处不是被精液沾满的。男子则是跪在女子背后,用狗爬式一下一下的抽插着她。每一下抽干,都从女子的肉穴带出了一些精液,而两人的脚下俨然已成一滩精水漥了。
      女子的一张脸贴在地上,双眼翻白,俏嘴大张,像是一头母狗般。一坨精液就从她嘴中流出,缓缓流下。而男子此时正从她背后抓住她的巨乳,一边揉捏,一边加快抽插。只见男子的速度越来越快,力道也越来越重。他将女子从地上拉起,让她背坐在他腿上。「啪啪啪啪!!!」男子每一下都重击着女子的子宫颈,最后他狠狠的插了一下,一边大吼:「姐姐,我要射进去了!」
      浓稠的精液不知道是第几次沖灌在女子的子宫里,原本就被注满的子宫又灌入大量精液。女子也跟着不知到第几次的高潮,她的面部抽蓄,表情淫秽至极。男子将阴茎深深顶在女子的子宫颈,两手紧握着女子的乳房。满足的吐了口气,微笑。
      「姊姊,舒服吗?」
      自从那一晚强姦了我姊以后,她就再也不跟我说话,宛如我是个陌生人。虽然如此,我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悦。因为我的目的已经达成,藉由强姦她来对她进行报复。而最后,也如我所愿。姐姐既然把我当陌生人,那么自然也没有再随便抢走我的东西。我的生活终于恢复平静,而我对姐姐的怨气也在那一晚完全宣洩。
      说到这里,那一晚我真的是豁出去了。从晚上做到明天早上,我大概射了10次上下。但是虽说如此,第二天我马上全身虚脱无力,连尿尿都会痛。果然我是太过头了吗?倒是我忘不了姊姊那晚的眼神。在我射完最后一次之后,她也恢复了神智。她只是轻轻把我推开,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不大明白那一眼的涵意,是愤怒?怨恨?还是谅解?我不知道。总之,从此以后她就没再跟我说过话。
      但是自从那晚,我就再也忘不了姊姊身体的感受。心里暗暗决定,要让姐姐变成我的所有物。
      今晚是个好机会,父母两人因为公司出差都要一个礼拜才回来,这一个礼拜就是我的时间。
      此时,我正蹲在姐姐门外。今晚姐姐很早就入房,我等了一个小时,终于决定行动。
      良久,我在门外看见姊姊似乎躺在床上睡了。便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走了进去。姐姐轻轻的打着呼,微掀的裙襬下可以看见内裤未乾的水渍。我轻轻攀上床,将手伸进姊姊的内裤。我轻触她的阴唇,感觉柔软而有弹性。轻轻揉捏,一点水便流了出来。
      我将她的裙子掀至腰部,一根手指顺势就插了进去。「噗滋!」我规律的在姐姐的肉穴进出,然后放入第二根手指。「喂….」我的手突然被抓住,我颤颤的往上一看,发现姐姐正瞪着我。原来,她根本没有睡啊!我这不是自投罗网了吗?啊,不管了,先上再说。我一把推开姊姊的手,将她按倒。
      「呜…简志新,你还想怎样?」我将她的内裤拨开,掏出阴茎。「姐姐,我要让妳变成我的人!」语毕,我「噗滋」一声插进姐姐的体内。「啊…」姐姐轻叫一声,「好大….」我开始抽插,硬茎被姐姐的软肉包裹摩擦。抱着姊姊的大腿,我又连续深插了七、八十下,两人的下腹不停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
      「嗯嗯….」不同上次,姐姐这次是清醒的,肉棒重击她的花心让她全身酥软,淫液止不住得出来。「姐姐,怎么样?我的肉棒厉害吗?」我淫笑着问姊姊。「才、才没有。等、等爸妈到家,你…」姐姐突然说不出话,因为我又封住了她的嘴。但这次她的嘴闭的死紧,让我无法深入她的嘴里,我只好鬆开唇。姊姊见我鬆开唇,恨恨的抹了抹嘴,骂道:「你果然又要来这招,我可不是你的东西,可以随心所欲!」「姐姐,所以我才说我要让妳变成我的人啊!」我慵懒的微笑,突然抱紧她,龟头紧抵子宫口。
      「我要射了!」随着我的尖叫,一注乳白的水柱喷射进姐姐的子宫,一注一注的填满它。「呜….」姐姐全身颤抖,哽咽的说:「你又射进来…」她的俏嘴微张,沉浸在高潮的快感中。我没有放过这个机会,一向前就吻了她。才刚高潮的她,只能任我摆布。我挑弄她的香舌,将口水送入她的嘴里。很快的,我们两个脸上都沾满了口水。
      一会,她忽然清醒,起身掐住我的衣领。「你竟敢强姦我第二次,还又射进去。」说着,拳头就抡了起来。啊啊惨了,果然还是给她下药比较好吗?她的拳头每次都能把我打成猪头。正在我全身冒冷汗的时候,姐姐的身体冷不防动一下,这下让我还插在她体内的阴茎又硬挺起来。
      「啊….」姊姊瞪大眼睛,身子软了下来。「竟然就在里面….」趁她身软无力,我抱着她的圆臀,用力深插,每一下都狠狠撞击她的子宫颈。才高潮的姊姊经不住的哀嚎,敏感的阴道不停挤压我的肉棒,我也忍不住爽呼。「啪!啪!啪!啪!」连续的攻势终于让姐姐招架不住,她淫叫了一声高潮了。随着她的高潮,我也忍不住将大量精液灌溉进去。
      「简、简志新,你、妳真的…..要这么做?」我让姊姊趴在我身上,形成了69的姿势。闻言,我微笑:「姐姐,妳不是说让我做?」姐姐突然红了脸,小声的说:「我只让你….做这么一次,之后不准再找我….」我莞尔一笑,哪那么容易让妳逃出我的手掌心。「既然是最后一次,那我当然要好好享受对吧?」我装做有些惋惜道。「快、快点结束。」姐姐脸又是一红,低头準备为我口交。
      我也张开嘴,对着姊姊微开的阴户,大口猛吸。这动作让姐姐颤抖了一下,随即回头瞪我。「姐姐,快啦。不然我就不信守承诺啰!」我催促,下面早就蠢蠢欲动。「你这….」姐姐说不过我,只好回头,张口轻轻将我的龟头含在口里。「呜…」一种好久不见的温暖包围了我的龟头,顿时让我一阵快感。我突然想到,这一次,是姊姊主动帮我口交。突然间我兴奋不少,阴茎也突然涨大。姐姐吓了一跳,吐出了阴茎瞪我一眼。
      我笑着说:「姐姐,如果你要我快点射出来的话。用妳的胸部会比较快喔!」「唔….」姊姊犹豫了一下,最后为了能快点摆脱我,她还是屈服了。她拉开上衣,露出两粒巨弹,让它们轻轻包夹我的阴茎,我感到一种另类的快感,差点就射出。
      「再快点,姐姐。」听了我的话,姐姐加快速度,同时我也不停舔弄她的下体,快感竟不下于性交。「射了!」我大吼一声,随即将精液喷洒在姐姐的脸颊还有乳房上。姐姐没有时间回应,因为她在同时间也高潮了,淫汁喷满了我的脸。「呼…..呼…..」我们两人都在喘气,仍停留在刚刚高潮的余韵。
      半响,我起身将姐姐的衣物全数褪去,又将她扑倒。「嗯….喂,你还可以做啊?」我先与她热吻一番,她抬头看着我问。「还很早呢!姊姊你忘了上次那一晚吗?」被我提醒了,姐姐沉下脸,转过头去。「赶快做完,以后…..不准再来找我!如果你再敢强姦我,我绝对不会…放过你!」我轻轻揉着姐姐的乳房,笑着说:「姐姐妳别这么说,其实妳很喜欢我的肉棒对吧?」被我一说,姐姐突然又瞪大了眼,骂道:「谁喜……啊!」我马上用力一插,惹的姐姐一轻呼。
      我抓着姊姊的巨乳,一边不停挺进,每每撞击姐姐的花心,都让她全身发颤。就这样又连续抽插了一百多下,我瞧见姐姐已经两眼翻白,舌头外伸了,看来就快成功了。当下我硬忍住快爆发的阴茎,硬是将龟头往深处钻,这一下令姐姐更是搔痒难耐。她的双手拽紧床被,看来是不愿轻易妥协,但是没关係。我低头与她接吻,两根舌头不停交缠,口水翻搅,我知道我已在姊姊体内种下激情的种子,她再也无法忽视。
      就这么逗弄许久,我感觉到姊姊体内不停痉挛,阴道内壁不停收缩紧压,我知道姐姐已经濒临高潮,我也无法继续忍住。「姐姐,成为我的人吧!!!」我大喝一声,鬆开精关,瞬间姐姐尖叫一声,头猛然向后一仰,阴精爆喷,达到最大的高潮。我积存已久的精液也不含蓄,大量射进姐姐的子宫,我可以想像成千上万的精子正游向姐姐的卵子,争先恐后的将她受孕。姐姐的双眼上吊,嘴巴因为高潮歪了一角,眼泪、口水都流了出来,像极了一头淫蕩的小母狗。
      我抱紧她,在姊姊的耳边吹气。
      「现在妳是我的人了吧!」